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文章搜索: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寡妇门前
作者:展有发 浏览:617 发表时间2019-11-08 14:37:04

常言道不怕喜事多,就怕哭丧棒。

今年夏天柳木河村就摊上哭丧棒了,在最热的那段时间,村里先后死了三个男人,先是前村的王小山,接着是后村的侯连发,都是四十七八的年纪,平时也没啥毛病,可是说躺下就没了,村里人这个惋惜啊,而村东头的崔三小子死的更憋屈,三十九岁的老光棍,连女人都没碰过,干活从来不知道累,那天埋完侯连发回来,帮忙的人到侯连发的二弟弟家喝酒,崔三小子多喝了几杯,后来一起喝酒的人说,他那天喝了一斤多白酒,第二天早上,前村的李二去崔三小子家喊他去给玉米地撒化肥,见门开着,以为崔三小子起来了,可是进屋一看可把李二吓坏了,就见崔三小子直挺挺的躺在炕上,连衣服都没脱,早没气了。

十天之内,连着死了三个正当年的男人,柳树河村慌了。

把崔三小子送走,村里有头有脸的人都集中到村长三钱家里,大家面色沉重,情绪低落,压抑的氛围像夏天的乌云笼罩在头顶,村长三钱一边抽烟一边叹气:“唉,这是咋了?接二连三的死人,要是上了年纪的也没啥,这都是年富力强的中年人,咋说没就没了呢,唉。”“我说村长,以我的道行看呢,咱村怕是冲着不好的东西了,应该找个法术高强的人给破一破。”说话的是刘神仙,他爹以前是跳大神的,他继承了一些他爹的法术,但没人信他,也没人找他接神,现在他觉得自己该表现一下了,“一般这种情况,很可能是青龙爷到咱村上来招兵买马了,他单挑力气大的男人,赶紧花俩钱找人给破破... ...”“得了,你快拉倒吧,啥年代了,你还迷信,”见刘神仙说起来没完,村卫生所的赤脚医生孙大军急忙拦住他,“其实王小山和侯连发都是心脏病突发引起的猝死,崔三小子是酒精中毒,都属于正常死亡,哪有你说的那么玄乎。”听孙大军这么说,村长三钱就问他:“他俩平时也没毛病啊?咋还得心脏病呢?”“之前他们都在我那看过病,症状就是心脏病,我让他们到大医院检查一下,他们怕花钱,没当回事,这回完了。”“哦,是这回事,唉,挣多少钱有啥用,人没了,留下老婆孩子活遭罪,唉!”村长三钱又叹气。

屋里的人都不吱声了,大家都知道,村长最后那句话才是关键啊!

死的人图了个痛快,遭罪的是活着的人,崔三小子光棍一个,可王小山和侯连发都是有妻有孩子的人,这下好,柳树河村出了俩寡妇,这个不大的小山村从此也就多了一些关于寡妇门前是非多的故事。

这也是村长三钱担心的事。

侯连发的媳妇常艳他不担心,因为她有侯连发的两个弟弟罩着,谁要是敢打他们嫂子的注意,这哥俩敢拎着棒子去玩儿命,因此,常艳家是清净的,即使有男人从她家大门口经过,都不敢朝院子里看一眼。时间长了,连她家的大黄狗都感到冷清,自己跑出去,再也没回来。

但王小山的媳妇淑霞就不一样了,她在村里没亲戚,王小山走后,给她留下五晌农田,还有十多头菜牛,淑霞身子骨弱,人长的漂亮,惦记她的人肯定不少。

七月的流火还在继续,柳树河村的夏天显出异样的安静。

前村的李二把自己家的牛喂完,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天还亮着,他不进屋吃晚饭,绕过后院直奔和他家隔着一条街路的淑霞家,见淑霞吃力地往牛圈扛青稞玉米,他几步赶过去,把淑霞肩上的青稞玉米都抢下来,走到粉料机旁,启动机器,一边往机器里续青稞玉米,一边对淑霞说:“妹子,你一个人扛不起这些活,以后我帮你喂牛、粉料,咱前后院住着,有需要我的地方,你就吱声。”按说,李二这话没毛病,可是他面对的是刚没了男人的淑霞,一个正需要温暖和关爱的女人,但她的身份又让她不敢接受其他男人的好,寡妇,像一把挂在淑霞头上的刀。

“二哥,不用你,你快回家吧,让你家二嫂看到了,又要和你吵架,快走吧!”说到最后,淑霞几乎哭出来。

说曹操曹操就到,怕啥来啥,淑霞的话刚落,就听李二家的后窗户“砰”的一声被推开,李二媳妇金花粗门大嗓的喊:“李二,还有点脸不,昨天刚教训完你,今天又跑人家去了,啊,赶紧给我滚回来!”金花是出了名的母老虎,她怎么能容许自己的男人去帮寡妇干活。

离得近,金花的话像三九天的寒风刮进淑霞的耳朵里,她想躲,但她的世界小的可怜,她想反驳,但她的身份禁锢着她的胆量,可怜的女人,她只能捂着脸失声痛哭,她只能用哭声抗议命运的不公,她也只能孱弱的哭泣了。

李二站在淑霞的身边,他无法安慰这个可怜的女人,但淑霞的哭声给了他勇气,他第一次站在淑霞的院子里大声地批评金花:“都是女人,你就不能替她想想,我帮她粉料喂牛,光明正大,我是献爱心,我没错。”“好啊,献爱心了,你咋不住她家里,那样,你就献身了”,金花泼起来什么话都敢说。

淑霞哪受得了这些话,捂着脸跑回屋里。李二气的拿起铁锹要去揍金花。

这边一闹,村子里的男女老少都围过来,村长三钱也来了,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几个女人进屋去安慰淑霞,外面的人给李二两口子拉架。

“村长,淑霞的事村上得拿个主意,这么下去不行,李二两口子天天干仗,村西头的徐秃子因为帮淑霞收了一亩地青稞,被他媳妇挠了个满脸花,昨天刘神仙因为帮淑霞写困难补助申请,也和老婆吵了一架,其实,大家都是看淑霞可怜,想帮帮她,但,你看... ...”孙大军把心里的想法和村长三钱商量。

“这都叫什么事,”三钱嘟囔着,他向周围看了看,发现全村的人差不多都到了,就说:“趁今天这个机会,我宣布个事,淑霞的情况咱都清楚,帮助她是咱乡里乡亲的责任和义务。”停了一下,他先对村里的男人们说:“淑霞家的重活咱们男人帮着干,但不许一个人来,那样容易引起家庭矛盾,说好了,再来淑霞家干活,必须三个人以上,不许进屋,就在院子里干活,”接着他又对孙大军说,“大军,你给分分组,一个星期一组,公平合理,大家看行吧?”“这样行,省的老娘们不放心。”徐秃子一只手捂着脸赞成村长的安排。

三钱又对村里的女人们说了:“你们这些老娘们也大度点,都是一个村的姐妹,谁愿意当寡妇啊,将心比心,以后你们也分成小组,没事常来淑霞家陪陪她,也显得咱村文明不是。”

“村长,你这么一说我们就明白了,我们也不是小气,都怨淑霞长的太漂亮了,你看她的那双大眼睛,别说男人,就是我们女人看了都心跳,”不知什么时候,李二的媳妇金花也来到淑霞的家里,她回答完村长的话,转头对眼泪八叉的淑霞说:“淑霞,你别和嫂子一样,看你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我也难受,可是,一看李二帮你干活,我就过不了女人那道坎,这回好了,村里男人们分组帮你,大家都放心了。”

“就是,村长早拿这主意,我也不能挠俺家徐秃子。”徐秃子的媳妇在一旁,一边顺着金花说话,一边去给淑霞擦眼泪。

”谁说不是,淑霞家的情况就得村长出面,大家都伸把手,一个女人这日子可怎么过。”刘神仙的老婆搂着淑霞的肩膀,一边说一边掉眼泪。

女人们的话充满了对淑霞的同情和理解,站在院子里的男人们的心情好像也轻松了许多。

可是淑霞又哭了起来,她偎在女人们的怀里,像一只找到了家的孤儿,伤心和感激交织着,眼泪流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