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文章搜索: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散文
亲亲白桦林
作者:展有发 浏览:564 发表时间2019-11-08 14:37:51

白桦林是家乡独特而又迷人的风景,她美丽妖娆,挺拔优雅,成片成片的散落在家乡的原野,密集,庞大,像白色的屏障,像山村的院子,更像母亲的白围裙,散发着一种从小到大都熟悉的味道,不论走到哪里,一想起家乡,白桦林便涌入脑海 ,她在微风中荡漾,那迷人而又亲切的样子浮现出来,家乡的一切都清晰了。

春天白桦林从家乡的笑声中醒来,林中的小溪还盖着冰层,不甘寂寞的溪流从冰缝里挤出来,清亮亮的水在冰上蔓延,冰下还响着哗哗的水声,沉睡了一个冬天的小林蛙也醒了,它们在水流冲出的缝隙里游动,顺着阳光的隧道爬出去,接受太阳的问候,欣赏白桦林的春天。

家乡的春天好像都是从白桦林中开始的,松软的地面,娇美的冰凌花,胖胖的山蜜蜂,翅膀还没有力量的小蝴蝶,还有山里孩子们好奇又快乐的脸庞,一样一样在白桦林里闪烁着,阳光的五线谱照进来,白桦林里响起小鸟的歌,清脆的鸟鸣继续呼唤着春天,小草把白桦林的地面铺上绿色,迎春花在白桦林的衣襟上绣上粉红的云霞,小溪自由了,穿林而过的小路每天都会有很多脚步声响起,父亲母亲穿过白桦林去打理山脚的玉米地,哥哥姐姐们穿过白桦林到更远的山坡植树造林,好不容易走出圈舍的老黄牛悠闲地走在白桦林中,牛背上还驮着开心的麻雀。

夕阳的傍晚,白桦林拢着春天的太阳,金色的余晖拢着家乡的恬静,小土狗回家了,山村的上空炊烟袅袅,夜晚,春雨悄然而至,细细的雨丝打在玻璃上,滑落在院子里,湿润了孩子的梦,甜美了父母的心。

“春雨贵如油”,一夜小雨,黎明放晴,当又一天的阳光冲破朝霞,白桦林绿了,家乡新了,当布谷鸟把“春天起早,山村真好”的歌唱了一千遍,白桦林的爱情也开始了。

那是初夏的午后,静静的白桦林睡在有点炙热的阳光下,林中点缀着深红色的野玫瑰,小溪躲在白桦树的阴凉里,负责的山雀安静的趴在精致的巢穴中,它的体温正在抚摸孩子的心跳,这时候,白桦林中的小路是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们的摇篮,多少对痴情男女走进白桦林,就有多少个新的家庭从白桦林中走出来,那时候,梨树开花了,稠李子开花了,山荆子也开花了,一嘟噜一嘟噜的花儿挂在枝头,一树一树的花儿围着白桦林,花儿香飘进山村,家家都打开门窗,花儿香随着流水,几十里外的城里人就有了游山玩水的目标,“梨花带雨香如海,白桦十里绕山村。”那才叫景不醉人人自醉,花不撩心心已香。

白桦林的秋天让人等待得心急火燎,春去秋来,瓜熟蒂落。

每一棵白桦树都多了一层年轮,家乡也长了一岁,噼啪的迎亲鞭炮从白桦林中传出来,大红喜字贴在松木板做的大门上,孩子们簇拥着新郎新娘就为了抢到一块喜糖吃,那是家乡的大喜日子,也是白桦林的大喜日子。

秋风冷了,白桦林摇着明黄色的树冠,可爱的叶子飞向大地,洁白的雪花落在枝头,那是初冬的家乡,一场雪就为家乡送来一个洁白的冬天,还记得小时候跟大人到白桦林里套兔子,看着挺机灵的野兔像傻子一样往套子里钻,漂亮的野鸡把头埋在雪窝里,绿色的尾巴在厚厚的雪地上摇摆,被抓住了还咯咯的叫。

踩着一尺多厚的雪从白桦林中走出来,使劲的喘粗气,但一点也不觉得累,因为家就在前面,那灰瓦房上的烟筒正吐着月白色的炊烟,像母亲的手在召唤。

多少年了,时光改变了很多,但家乡的白桦林秀美依然,每次想起她,就有一种情感的冲动,想亲亲她,亲亲家乡的白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