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文章搜索: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怀念母亲
作者:朱崇尧 浏览:889 发表时间2019-12-05 10:48:24

母亲是位善良勤劳、助人为乐,对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做出贡献的无文化家庭妇女。现在离开我们已经15年了,甚为怀念。

在涟水县,日伪军侵占前,父亲是涟水县职业高中体育教员,二舅在我们家资助下在校学习三年后回原籍当教师,培养学生近万人,据不完全统计约,80%参军,20%地方政府工作。在军队有当师长的,有当野战医院院长的,在地方有当县长、处长的,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做出贡献。

日伪军侵占涟水后,我们回原籍,苏北县城重镇为敌占区,广大农村为新四军三师解放游击区。父亲从事党地下工作,公开身份是乡农会主任。1940年秋年仅39岁的父亲,被国民党地方武装杀害,并扬言要斩草除根。母亲领我们东躲西藏,生怕全家遭遇不测。1943年经淮阴县政府审判以杀害地方干部罪的凶手被执行枪决,为我们报了血海深仇。母亲当时没有再嫁,决定把三个儿子培养成人,为国争光。母亲,您是一位伟大、敬爱的母亲!

抗日战争时期,母亲毅然送我参加新四军,一再嘱咐我到军队后一定听共产党的话,服从领导指挥,不打倒日本鬼子不许回家。

解放战争时期,母亲又送我三弟参军,并也说差不多同样的话,不打倒国民党蒋介石不许回家。我们兄弟俩一直把母亲嘱咐记在心中,见于行动,都立过大功,参加了共产党,为抗日、解放战争和新中国尽自己的绵薄之力。现都因老而离休,国家给优厚待遇过着幸福美满的晚年生活。没有共产党正确领导战胜日本,打倒国民党反动派能有今天吗?

大哥无文化老实厚道,在抗日、解放战争时期一直是我党地下交通员区小队传递情报,出过民工抬过担架、抢过伤员,解放后成为村委会委员,本村队长。

再说母亲,除治理家务、种地、教养三个孩子外,也为抗日、解放战争做了很多工作。如:积极主动参加妇救会,响应党的号召做军鞋、送军粮,做子弟兵后勤工作,使我们家成为人民解放军常驻堡垒户。县大队、区小队经常驻防我们家,每当这时,母亲总把好吃的做好叫他们来吃,而自己则充当义务哨兵。1948年冬一天,淮阴县大队长刘桐领住我们家,为让他们多休息,母亲半夜一边做军鞋一边放哨。在天刚蒙蒙亮时,突然发现村南二里多路黑压压人马,头戴钢盔,母亲心想:“糟了”定是国民党军,当机立断,叫醒刘大队长他们从后院撤离,保住一场力量悬殊的遭遇战。当敌人到时扑了空,敌首逼问我母亲有人报告刘桐大队住你家,而母亲坚决否认,敌人无奈撤走。建国后,任淮安军分区司令员刘桐同志亲自到我家慰问,并激情的握着母亲手说:“老嫂子,谢谢你,要不是你及时发现敌情,那一次县大队就全军覆没了”。这是什么感情,由于母亲及早发现敌军而保住几百人县大队。

母亲,我还记得母亲常说一句话:“有困难人要帮,他永世难忘”。在我8-9岁时,陈小喜家,母亲一看只有几斤地瓜叶,一点苞米面、地瓜干都没有。就主动把我们家仅有二十斤苞米面、地瓜干各拿五斤送他家,感动陈家老小痛哭起来。从当时来讲这点苞米面、地瓜干是活命粮。

母亲,你非常坚强,不知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泪。您的家风家训我们永远记在心,时时不忘,不但我们兄弟三人按您要求去做,对我们后代子孙30多人也按您的教导去做。现在后辈中有大学教授、有医师、有金融人才、有企业家、公务员、也有务农的。不管在哪个岗位上,您的“传家宝”不会丢,并代代相传永放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