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攻打敦化战迹地旧址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7-13 14:16:48 点击:24180

    三次攻打敦化战迹地址位于现敦化市城区内。经多年战争动乱、城市建设等,现仅有部分照片及纪念碑等留存。城区南有六鼎山、北有北山,牡丹江穿城而过。
    为摧毁日军接通吉会铁路的计划,以王德林为总司令,共产党人李延禄、周保中为总参谋长的救国军,从1932年2月至9月对驻敦化的日军发起了三次攻击。
   
第一次攻打敦化城。敦化作为吉林东部的门户、吉敦铁路的终点,既是当时正在修筑的敦图铁路的起点,也是北通额穆、宁安,南达安图、桦甸的重要通道,是吉东的军事重镇。所以,夺取敦化对发展壮大东满的抗日力量、增强装备、取得补给都十分重要。日军虽然在1931年9月23日占领了敦化城,但因忙于其它方面的作战,在敦化的兵力并不多,守备也很薄弱。当时,敦化商会会长万茂森秘密向救国军传递消息,答应在救国军攻城时,他们的武装商团恪守中立,并协助把永衡官银钱号里的30余万元存款(其中一部分是群众给救国军的捐款,一部分是敌伪存款)提出,给救国军做军费。同时,救国军除探明城内驻有200余名日军、1000多名伪军警等情况以外,还派人秘密潜入城内,说服伪军在战斗中保持中立。在做好充分准备后,救国军决定攻打敦化。
    当时的敦化,是一座方圆5华里的小城,土垣高丈余。为了利于作战,救国军决定以大荒沟为指挥中心,以马鞍山为依托,以南门和西门为主攻点,同时切断吉敦铁路,阻敌增援。
    1932年2月20日夜,救国军进入阵地,21日拂晓总攻开始。吴义成率部攻打西门,补充团攻打南门,柴世荣率督战部队在北门负责截击任务,李延禄负责找万茂森到永衡官银钱号提款,王德林和孔宪荣坐镇大荒沟。攻城战斗进展顺利,补充团副连长史忠恒率队首先由南门攻入城内,接着西门也被攻破。战斗中,救国军同日军展开激烈的巷战,逐个街道、逐个胡同进行反复争夺。但是,由于日军早已获悉救国军要攻打敦化的情报,有了准备,同时日军西师团、长谷部旅团在战事开始不久便增援敦化日军。为了避免遭受损失,救国军主动撤出战斗。而此时,救国军也因为各种原因,没能把永衡官银钱号的钱提走,空手而回。
    这次战斗,救国军击毙熊谷曹长等3名日本士兵,瓦解了一批伪军,缴获了一些武器弹药,虽然没有提走款项,但是为部队以后的发展壮大制造了声势,扩大了在人民群众中的影响。
   
第二次攻打敦化城。救国军第一次攻打敦化城后,乘胜西进,攻下重镇蛟河,接着回师进驻额穆,转战镜泊湖一带,连战皆捷,军威大振。1932年6月15日,救国军对驻敦化的日军进行了第二次打击。
驻守敦化的日军在遭到第一次打击后,加固了城防工事,拓宽了护城壕,埋设了鹿砦,设置了铁丝网,修筑了炮台,还调进了6门野炮,又在一丈高的土墙上架起了4米高的木板。这样一来,连同新兵营、火车站、飞机场、北山等构成了坚固的防御体系。同时,日军还在东部修筑了驼腰子山防御工事,以确保敦化城和正在施工中的敦图铁路的安全。长谷部少将警备队长还把他的一部分部队摆在了敦化至大石头这条线路上。
    1932年6月,救国军第一路军第四混成旅旅长姚振山在大荒沟集结部队,制定第二次攻打敦化城的计划,决定由于宪睿率大刀会攻打驼腰子山,阻击敌人,由时学东、唐玉率领参茸会、红枪会攻打敦化北山,由姚振山率主力跨过马鞍山,从西南方向攻打敦化城,相机夺取新兵营、火车站和飞机场。
6月14日夜间,部队开始行动。15日拂晓发起总攻,姚振山率攻城的主力部队与日军森尻大佐的出击部队相遇,双方在城西发生激战。救国军一部迂回到新兵营,使日军首尾不能相顾。此时,攻击北山的部队冒着日军的炮火,用鹅卵石攻击敌人,并与日军展开了白刃战,经过20分钟的殊死拼杀,占领了炮台。然而在北山侧背担任阻击任务的部队看到攻山部队占领炮台后,忘记了自己的任务,跑上山去庆祝胜利。此时,日军急忙抽调若松大佐的骑兵中队,迂回到北山侧背进行反扑,很快冲上山坡,救国军被迫撤下山来,沿小石河谷西撤。北山战斗救国军损失很大,有237名官兵牺牲。
    北山的得而复失,给姚振山的攻城部队带来了困难,他们只好终止作战,逐步撤退。而攻打驼腰子山的部队,经过近10个小时的激烈战斗,最终用血肉之躯战胜了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日军,完成了阻击任务,但是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有814名官兵牺牲。
   
第三次攻打敦化城。救国军第二次攻打敦化后,部队迅速发展,不仅一些旧东北军的队伍加入救国军,而且一些会道门和绿林团伙也加入进来。王德林去宁安后,敦化一带的军事活动便由救国军前方司令吴义成负责。1932年8月,中共满洲省委军委书记周保中(当时没有公开身份)被王德林聘为总参议,不久又委任他为救国军前方司令部参谋长。周保中到达后,建议把司令部推进到距敦化40余华里的太平山,前沿延伸到敦化城郊,对队伍进行编组和训练,并制定了9月中旬攻打敦化城的计划。他们把红枪会编组为红、黄、蓝、白、黑五队,每队以枪缨的颜色区分,又把各色缨枪队与步枪队混编为一个战斗单位。作战时,缨枪队在前、步枪队在后,做到远近距离协同作战的密切配合。桦甸的陈团、安图的单团也都统编在救国军前方司令部内,部队众多,人员复杂。而此时驻敦化的日军兵力较前次增加了一倍,火力进一步加强,特别是配置了较多的野炮,还配备了坦克和装甲车,城防工事更加坚固,防御体系更加完备。
    1932年9月20日凌晨,救国军全线出击,跨越马鞍山,直扑敦化的西门和南门。战斗打响后,红枪会、大刀会直捣日军的重机关枪阵地,吴义成、周保中身先士卒,带领队伍奋勇冲杀。然而,陈团和单团为保存实力,擅自脱离战斗,造成主攻部队左右两翼被日军突破,吴义成孤军难支,只好草草收兵,救国军第三次攻打敦化城宣告失败。
    这次战斗,完全暴露了救国军基础薄弱、组织松散的弱点。从外部看,有蒋介石下达的制造分裂、破坏团结抗战的“剿共”密令以及傀儡溥仪粉墨登场后,一些汉奸之流对救国军内部的诱惑和瓦解;从内部看,救国军成分复杂,派别林立,各自为政。这些不利因素不但导致了救国军第三次攻打敦化的失败,也使这支抗日武装不可避免地走上分化的道路。



      敦化城内十字街老照片



                                       敦化城区现貌